杰克尔大夫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配音元23503元
  • 威望9390点
  • 贡献值0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283点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阅读:801回复:2

法意合拍《三剑客》台本(下)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2-01-03 23:09
德魏英德夫人住处
德瓦特:你真的没有忘了什么,亲爱的
德魏英德夫人:最要紧的是别忘了带主教签过字的证件,我们全靠它了。如果事情不象我们想象那么顺利。还有希望你不要再赌光输尽,连英国也到不了
德瓦特:哦,你说笑话。现在我是身无分文,我一定跟你寸步不离。哏哏
德魏英德夫人:凯西
凯西:夫人
德魏英德夫人:一定要作弄一下那个达达尼昂
德瓦特:今儿晚上叫他尝闭门羹不就行了
德魏英德夫人:喔,这还不够好。凯西,你知道玻璃鞋的故事吗
凯西:不知道
德魏英德夫人:那好。你不但会知道,而且还要亲身体验一下
路途
旁白:几小时以后,当这辆马车载着贵妇人奔向她坎坷不平的生活道路的同时。另一辆由普朗谢驾着的马车载来了达达尼昂,准备和贵妇人相会
德魏英德夫人住所
仆人;是不是约好的
达达尼昂:差不多
仆人:请问大人贵姓
达达尼昂:德瓦特伯爵的全权代理人
仆人:那么请大人随我进来
普朗谢:我真不懂这套从哪儿学来的。哈哈
凯西:什么事情
仆人:德瓦特伯爵的全权代理人
达达尼昂:夫人,我有礼了。您的声誉是名不虚传。啊,这衣服实在大方
凯西:是吗
达达尼昂:就好象专为你做的。你的眼睛,你的首饰。啊,简直好得不能再好啦。恐怕艾格蒙都认不出是你了
凯西:我们,我们到艾格蒙家去干吗
达达尼昂:不干嘛,除非
凯西:什么事
女仆:我给您送大衣来了,夫人
凯西:我有点不舒服,晚饭摆在这屋里吧
女仆:好的,夫人
普朗谢:怎么?在干什么?什么时候才走啊
仆人:不。现在正在吃饭
普朗谢:哈。主意很好啊
仆人:不。是他们,不是指我们
普朗谢:好,好。明白了。反正倒霉的总是我。这老一套我全知道,你明天再吃。我可不愿意再受了。不把我们当人,这样下去不行。咱们当听差的也应该有个工会
仆人:你这种说法很坏,朋友。说不定就得去坐牢啊
普朗谢:哼,坐牢。坐过。哼,你听着什么年月,什么年月。费尽麻烦租来了这么一辆好马车,就是不去用它。我真不知道他们在里边搞什么鬼
达达尼昂:你怎么了
凯西:我说我不是你想见的那个人
达达尼昂:嗷。我在你的身边,你不高兴
凯西:我很高兴。可是你把我当作别的人来亲了
达达尼昂:太奇怪了
凯西:我并不是德魏英德夫人
达达尼昂:你这衣服,这首饰
凯西:它们都是夫人的
达达尼昂:这美丽的眼睛
凯西:哦,这个。眼睛是我的
达达尼昂:那么擦干眼泪。德瓦特伯爵本来要陪着夫人出去,你不是夫人,我也不是伯爵。那我们就不出去好吗
凯西:你不生我的气
达达尼昂:谁能生你的气没的事
凯西:不。即使我不是夫人
达达尼昂:是我的夫人
凯西:哦
达达尼昂:你放心,我可真是你的心腹朋友啊
普朗谢:去坐监牢,就这种结局。什么年月啊
住所门口
普朗谢:喻。喻。大人要是没别的事儿
达达尼昂:没别的事儿,你就让我好好睡会儿
普朗谢:好。好
邦纳萧:看样子,大人。您交了什么好运呐
达达尼昂:哼。也没什么值得可说的
卫兵:哦,当心。先生,我是娘娘派来的,叫我带你进宫里去
达达尼昂:娘娘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去呢
卫兵:是你的一个朋友出的主意还用多说吗,先生
达达尼昂:哎,不,不,不用了。就走吧
皇宫
皇后:进来
康斯旦斯:他就是我向您提起的达达尼昂
皇后:嗷
康斯旦斯:他武艺高强,勇猛过人
达达尼昂:还有颗赤诚的心
康斯旦斯:当然。对娘娘一定竭尽忠诚
达达尼昂:娘娘尽管吩咐,在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路途上
德魏英德夫人:要是沿途都这么顺当,明天就到了
德瓦特:人也变坏了
德魏英德夫人:我们上一代的路还没这么好呢
德瓦特:哦,你别说了。都是什么时代呀?光荣的时代,法国新兴的时代。国富民强,得了
仆从:走吧
德魏英德夫人:现在就缺那么一点点东风了,否则转眼就到英国了
德瓦特:要到晚了,白金汉来不及邀请你怎么办呢
德魏英德夫人:你不是常说我长得美吗
德瓦特:哦,是的。亲爱的
德魏英德夫人:一个美丽的女人,到哪儿也不嫌晚。到的突然更受欢迎
德瓦特:哦,说得好。说得好
皇宫
皇后:再过十天,宫里要举行盛大宴会。皇上叫我,也就是命令我要戴上钻石别针。看样子是沙诺夫人说出去,到时候,我要不戴上,我就毁了
达达尼昂:娘娘尽管放心。就是到天边,我也能取回来
皇后:这个戒指,一定能够为你打开方便之门
旁白:有时候,你会把今天该办的事拖到明天,反而有好处。罗斯福德奉了红衣主教的紧急召唤,赶来报到。虽然天还没亮,达达尼昂就赶来会见德里维尔先生办理请假手续,准备起程了
火枪营
德里维尔:小伙子,什么事啊?是宫里着了啦还是西班牙人侵犯边境还是红衣主教被刺了
达达尼昂:事情比这些要严峻得多了
德里维尔:天啊,到底什么事啊
达达尼昂:我要离开巴黎
德里维尔:几时走
达达尼昂:现在要到了伦敦就好了
德里维尔:哎,你要去就去好了,还有谁不让你去啊
达达尼昂:我看红衣主教就很不愿意我去那儿
皇宫
红衣主教:好吧。如果皇上问起来的话,你是因为旧病复发去休养的。不过,你的近况可不大好。得多派点人跟你去,你说啊
罗斯福德:嗯。一名军官,十名士兵
火枪营
德里维尔:我看这件事情派四个人去,为了一个人到。如果皇上问起来的话,就说阿多士旧病复发,最近请假去休养了。由于他病重,你们陪着他去了
住所
旁白:他们又一次团结在一起了!这四同心同德的朋友,外加一名普朗谢准备起程了
达达尼昂:同甘苦
三人:共患难
普朗谢:哈。我有那么一个感觉,咱们又得重新去坐牢了。哼哈哈
达达尼昂:有了这个戒指就可以进入白金汉公爵的官邸。如果我被害,别人就拿着它继续前进。如果第二个人被害,第三个人就
阿拉米:照这么看来,前途未可乐观呐
达达尼昂:保证有一个能到达
波多斯:而且能回来
普朗谢:剩,剩,剩下一个人,但愿那个人就是我。老拿性命混饭吃,那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皇宫
康斯旦斯:罗斯福德刚带着主教卫队走了,我看达达尼昂路上一定有危险。怎么通知他一下
皇后:孩子,我们只能求上帝保佑他们了
康斯旦斯:不过,上帝总是站在强的一边来反对弱的一边,娘娘。总是这样
住所
达达尼昂:走吧
普朗谢:哎,等一等我
柏菲
旁白:当夫人刚离开卡莱斯两站路的时候,罗斯福德就到了柏菲
店主:欢迎你们,大人
罗斯福德:拿酒来,给我们换马
店主:是
罗斯福德:有多少马
店主:十四匹,大人
罗斯福德:十四匹。我都要了
店主:怎么,您,您才有十二个人啊
罗斯福德:你既然这么会数,就数数这个钱吧。你就照着办,别多问。明白吗
店主:嗷。明白了,大人。请这边坐,大人。请。请。请。嘿嘿
士兵:大人,我想问您一件事情
罗斯福德:你一定是想问我,为什么我们不在这儿等他们来
军官:是的,大人
罗斯福德:因为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走这条路
军官:啊
罗斯福德:所以了,你这个军官头脑太简单,这辈子只配当军官
军官:是的,大人
罗斯福德:而我可不象你那么简单。我可以告诉你,他们倒是一定要过安棉,我们要在那个地方叫他们半途而废
军官:是的,大人
罗斯福德:不过,为了慎重起见。喂
店主:大人
罗斯福德:如果随后有火枪手到你店里来换马,把我们的马给他。跑累了的马,懂吗
店主:呃。这个,他们怎么会相信呢
罗斯福德:你不会把这些马先收拾一下,咬定了这些马没出过马棚,懂吗
店主:嗷,我懂了。大人
罗斯福德:大伙儿,上马
士兵:什么时候休息
士兵二:什么时候吃饭
罗斯福德:啊,我的天。你们就知道要休息要吃饭。告诉你们,红衣主教就不大吃饭,皇上就不大爱睡觉。跟他们学
士兵:要是累倒了了呢
罗斯福德:我一定送你们上天,懂吗。嗳嘿嘿嘿嘿
军官:走吧,大伙儿
旁白:罗斯福德在通往安棉的大道上奔驰,火枪手就来到了柏菲
店主:大人们,欢迎你们了。哎,你们要些什么呢
波多斯:你拿酒来,最好你再给我们烤几只鸡。我可饿坏了
阿拉米:波多斯,你就知道吃
波多斯:哎呀,我饿了
店主(画外音)快点拿酒来
达达尼昂:你再预备五匹马
波多斯:还有一盘牛肉
阿多士:得了,波多斯。快换五匹马!给我们换上五匹快马
店主:大人,你不说,我也知道。我一定给你换五匹不能跑得再快的马了
达达尼昂:是一些跑不动的马
店主:吽。不能跑得再快的了
达达尼昂:喔。啊
店主:大人,这是实话
路途
旁白:过不了多久,我们的朋友就领略了这些不能跑得再快的马匹的脚力。先是大跑,小跑,不跑了
达达尼昂:嗨。我们到不了了
旁白:最后这些马一动也不能动了,徒有其表了。害得我们的朋友好说歹说地哄着马走。夫人到了港口,这儿就是卡莱斯。她在德瓦特伯爵陪同下,乘船赶往英国。真是好运气。从卡莱斯到多佛一路顺风。他们上岸的时候,正是英国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真是运气不佳,这几位娘娘的骑士来到了安棉
达达尼昂:啊!这地方就是安棉
安棉酒店
店主:请这边来,大人。这边来,这是上座!大人您要不要尝尝我们店里的名菜
阿多士:什么菜
店主:到我们店里来的都知道。砂锅鸡
达达尼昂:好久不吃了
波多斯:把鸡拿来,加一盘火腿、煎饼、一坛红酒。呃,能吃的都拿来,我可饿了
店主:好的,大人
普朗谢:哎,多拿几瓶好酒来。我可渴了
店主:是的,大人。要点心吗
阿拉米:要点甜饼
店主:呃,我给您来一个奶油蛋挞吧。呃,味道好极了
阿多士:就来奶油蛋挞吧
店主:呃,是了,大人

罗斯福德:怎么啊
士兵:都来了
罗斯福德:好
士兵:都在店里吃饭
罗斯福德:好极了。领三个人从前院窗子攻进去,我领着其余的人从大门一直打进去。懂吗?走吧。去吧

波多斯:这下总算时来运转呐。这顿饭实在不错呀
普朗谢:啊,酒也是好酒,大人
达达尼昂:女招待也不错呀
女招待:喔,大人
阿多士:我听人说这店里的马也是头等好马
阿拉米:还有两站就到卡莱斯了,感谢上天,一路保佑我们
波多斯:朋友,拔剑
罗斯福德快点进来
阿多士:阿拉米,当心背后
罗斯福德:哈哈哈哈哈哈。久违了,阿多士先生
阿多士:你走,达达尼昂。你走
达达尼昂:当着他们的面跑,那不行
普朗谢:没别的了
女招待:,蛋挞
普朗谢:嗯,好
波多斯:当心左边,阿拉米
女招待:呵呵呵呵
普朗谢:非得教训教训你们,人家正吃着饭呢
女招待:呵呵呵呵呵呵
普朗谢:你当心。你没看见它过来啊
士兵:活见鬼啦
普朗谢:啊。哈哈哈哈不许动。啊,你倒想来害我呀。这回哪儿跑!哎,这个不灵。哎,你们这可是太不讲理了。嗯,我只是为了想找个门好出去
波多斯:你已经尽了你的力了。走吧
阿多士:为了娘娘,你走吧。我们来对付他们
罗斯福德:一群疯子!你们可别让他们跑了!抓住他
达达尼昂:大伙儿,再见啦
普朗谢:东家,等一等我
士兵:抓贼啊!抓贼啊
罗斯福德:吉拉姆,博特,纳达尔跟我来!别的人跟他们打下去!大家上马
士兵二:天呐,投降了
士兵三:人数一相等就没法打了。你要把我们怎么样
阿多士:吊死
阿拉米:你们把制服脱下来给我们。我有个好主意。脱!快点
阿多士:告诉你那东家,他不把我们朋友的伤养好,我们回来把他放在锅里烧了当鸡吃
女招待:我们一定找医生来看,大人
阿拉米:你快穿上制服,阿多士
波多斯:我说亲爱的阿拉米,我总算还运气,这些人会待我很好的。可惜我不能跟你们走啊。啊
路上
旁白:阿拉米和阿多士快马加鞭地追了上去,他们走的是小路捷径,一会儿就赶上了达达尼昂和普朗谢。看见罗斯福德等人紧跟在后面穷追猛赶
阿拉米:瞧,是他们
士兵:哎,哎。怎么回事,我的朋友
罗斯福德:都是废物,那不是。你们这是怎么了?你们的马呢
兵士们:在那儿呢,大人
罗斯福德:嗬,有意思,可真会找时候打哈哈。快骑上马!加把劲儿,回头跟你们算账。快去
旁白:第一个回合,罗斯福德输了。在海峡的那一边,同一个晚上。白金汉公爵用很少的食物,很多的音乐招待他的亲友。这已成了惯例
白金汉公爵府
亲友:今儿晚上你佩戴什么珠宝
白金汉:表姐,你来替我挑吧
德魏英德夫人:为人好大方,我能代劳吗
白金汉:挑选珠宝本来就是女人的事
德魏英德夫人:接受别人赠送的珠宝才是女人的事情
白金汉:你自己的审美观来挑吧
德魏英德夫人:哦。这儿有这么些好珠宝,不用想就能挑。这些珠宝真赛过了法国内宫
白金汉:你很熟悉法国内宫的珠宝
德魏英德夫人:我没进过内宫,不过我很善于想象
白金汉:不过我听说,请你千万不要以为我有什么恶意呀
德魏英德夫人:请您尽管说吧
白金汉:好吧。他们说你和红衣主教之间的关系不能算太坏呀。我当然不信
德魏英德夫人:身居高官显贵的人总是难和他们认真地相处在一起
白金汉:那我也是其中一个
德魏英德夫人:所以我不敢过分地和您接近,除了一般的来往和情谊。我们两家是亲戚,保持亲戚的来往和情谊,正是我们的传统。对吗?这个你中不中意呀
白金汉:你挑这个,我还能戴别的吗?为宣布舞会开始,我请你跳第一个舞
德魏英德夫人:大人,您仍旧是英国最英俊的男子
白金汉:你这不是对我过奖了
德瓦特:到手了没有
德魏英德夫人:到是到手了
德瓦特:那么快赶到多佛去
德魏英德夫人:你赶到多佛去,我留下
德瓦特:那你不是自投罗网吗
德魏英德夫人:我留下是为了在他们发觉以前,你可以赶快上船离开英国。如果我突然走了,反而会引起他们疑心。没做贼的人才不心虚呢,又何必要偷跑呢
德瓦特:好吧。我走。为了你,我一定赶快走。你原谅我,我是真心爱你的
德魏英德夫人:唉,我知道你的心
卡莱斯
旁白:既然达达尼昂没来,我们就去找他吧。他在哪儿呢?他在找什么?好了,达达尼昂可到了卡莱斯了。他在这次旅程中还是头一回找的不是一匹马,而是一条船
达达尼昂:真不像话,没有一个水手愿意出海
船管事:因为谁敢不听红衣主教的命令啊
普朗谢:嗯,他们搞得什么鬼啊?封闭港口的命令!命令!主教的命令!一点儿也不通融。就是拿钱你也打动不了他们的心
达达尼昂:那边有条船,它怎么开了
船管事:它不是出去,它是开回来。因为那个过海的人有张正式的护照,大人
德瓦特:啊,鲁宾
鲁宾:大人,卡莱斯的总督等着见您
德瓦特:好。好。知道了,知道了。走吧,我跟你去
达达尼昂:这,这是德瓦特
普朗谢:是他
船管事:说什么
普朗谢:呃,他看见他的一位老朋友。哈哈,他有话要跟他说啊。哈哈。这真是太巧了,哈哈哈哈。对不起,哎哎,我来了
达达尼昂:哎,伯爵。等一等
德瓦特:谁?原来是达达尼昂先生。你是不是又想大赢我一场啊?啊嗯哼
达达尼昂:放正经些,先生。我可不想跟你的别的什么情妇再去约会,我要你的护照
德瓦特:真抱歉。在这儿掷骰子可不是时候,也不是地方
达达尼昂:哼。真抱歉。我这也不是约你掷骰子,是玩这个
德瓦特:真是的,你找我决斗。吕伟尔,拿枪来
普朗谢:你想,嗳!哏哏,我来教你放,嘿嘿
达达尼昂:来吧,先生。你拔剑吧。在这里可没法偷巧了。我可警告你
德瓦特:我可警告你,跟我决斗可不是闹着玩的
达达尼昂:谁跟你闹着玩嘞
普朗谢:嗳嗳。你不要叫,没有关系。哎。哎啊!哎。这个东西可不是带着玩的。你干吧,东家。有我在这儿,你放心好了
达达尼昂:呵呵呵呵呵,达达尼昂先生拿一个骗子手开开脾胃
德瓦特:别吃不了
达达尼昂:我也不想吃你
德瓦特:嗷
普朗谢:好啊,东家。你又打赢了。嘿嘿嘿
达达尼昂:好吧,先生。去英国的护照呢
德瓦特:拿去。你拿去也没用
达达尼昂:快,普朗谢。那条船还在那儿
普朗谢:是
德瓦特:这蛮子。喔。吕伟尔,你快起来,带我去见总督老爷!废物
达达尼昂:啊,就这个。这条船是谁家的
船主:我的。好吧
达达尼昂:开到多佛去
罗斯福德:掌柜的
船管事:军官大人,什么事啊
罗斯福德:这是谁的马
船管事:这马是达达尼昂先生和他的下人的
罗斯福德:他们人呢
船管事:他们出海去了,大人。还正好碰上顺风呢

白金汉府
旁白:第二天,达达尼昂和普朗谢来到了白金汉的官邸
达达尼昂;公爵大人在家吗
仆从:你是谁啊
达达尼昂:骑士达达尼昂
仆从:这时候恐怕
达达尼昂:我是从法国来的,有戒指为凭
普朗谢:去通报吧,去吧
仆从:请大人跟随我来
卡莱斯府
旁白:在白金汉将要接见达达尼昂的时候,在卡莱斯总督看护下的德瓦特伯爵也见到了罗斯福德
罗斯福德:我找你找了两天了你怎么也不先告诉我一
德瓦特:我以为总督老爷下命令给警察,他们一定会通知你的
罗斯福德:这儿的警察比巴黎的警察还要糟。在此期间,我要写一份报告给红衣主教,详述你在执行任务中的情况。把你的护照居然给了达达尼昂,居然毫不在乎。真太无耻了
德瓦特:为了顾全大局,受一点小挫折。这是红衣主教一向的主张
罗斯福德:我好象记得红衣主教要的别针是两个
德瓦特:哦。当真
罗斯福德:啊。当真
德瓦特:啊,对了。我这个忘性。拿去。我劝你还是赶紧把这个别针送走,省得他回来了,你可又要找麻烦
罗斯福德:我用不着你的忠告,先生。除非我死在他手里,谁也拿不去
德瓦特:上帝保佑你
白金汉府
白金汉:别针是娘娘送我的。娘娘既然要,我当然是从命
达达尼昂:请允许我
白金汉:两个别针给偷了!派爵克!派爵克
派爵克:大人
白金汉:叫我的金匠马上前来见我
派爵克:是。大人
卡莱斯
罗斯福德:当达达尼昂一上岸,你们什么话不用问他,就开枪打好了
士兵:我懂了,大人
罗斯福德:一定要打死,懂吗
士兵二:懂了
罗斯福德:这样,你们才能得到赏钱,懂吗
士兵:懂了,大人
白金汉府
白金汉:你说奥莱里先生,做两个跟这一模一样的别针要多少天
奥莱里:至少七天呢,大人
白金汉:我给双倍价。不过明天要交货
奥莱里:一定照办
旁白:凡是遇到事情有关女人的名节,公爵是很肯花钱的,反正是老百姓的钱
仆从:德魏英德夫人求见大人,如果
德魏英德夫人:如果大人肯见的话
白金汉:允许我来介绍我的法国朋友,骑士达达尼昂先生
德魏英德夫人:啊。你也是德瓦特伯爵的朋友
达达尼昂:我不是他的朋友我在卡莱斯见到了他
德魏英德夫人:啊,他身体好
达达尼昂:我走的时候,他身体不太好
德魏英德夫人:当真。嗷,我替他难过。大人,我来是请您吃顿告别宴。我明天早晨离开伦敦,所以我请几位朋友聚一聚
白金汉:这可真是不凑巧,今晚上我有事情。再说你那走的打算恐怕也得延一下期,因为我下令封锁所有的港口
德魏英德夫人:毫无例外
白金汉:毫无例外
德魏英德夫人:这么说我是给监禁了
白金汉:你太多心了
德魏英德夫人:那今晚的聚会只得打消了。你今晚肯不肯赏光
达达尼昂:我感到很荣幸,夫人。我一定来
德魏英德夫人府
达达尼昂:我来得太早了吧?真对不起
德魏英德夫人:我知道你要来,我什么朋友也没有请
达达尼昂:是我不配见他们吗
德魏英德夫人:是我想跟你在一起,这话你听了不喜欢吗?怎么一下子愣住了?怎么了
达达尼昂:我以为又是你的女佣人
德魏英德夫人:嗯哏哏
达达尼昂:一样的衣服
德魏英德夫人:我的衣服
达达尼昂:一样的香水儿
德魏英德夫人:我的香水儿
达达尼昂:可她是灰眼睛,你是黑眼睛
德魏英德夫人:那么你喜欢不喜欢呢
达达尼昂:我什么颜色都喜欢。啊,夫人,你要是个佣人的话
德魏英德夫人:哦。我已经是你的奴仆
酒馆
旁白:当他的主人受着引诱的时候,这位下人证明了,人可靠爱情和酒来生活
普朗谢:你有没有坐过牢啊
店主:沃特
普朗谢:啊?你没有坐过牢啊。嗯,真渴。真渴!嗯。给我一个凳子坐。一个火枪手渴了,就得马上拿酒来。我可蹲的太久了。坐过牢
女跑堂:窝读有旺特,舍尔
普朗谢:舍尔。啊哈哈。呃,谢谢你。人家告诉过你没有,你长得很美
女跑堂:啊。普利斯。由阿达克。醉了。醉了
普朗谢:是醉了。完全醉了。醉心打架,还冒险。冒险。爱情。爱情。爱情还有个人自由权利,个人的,个人的,个人的。个人自由。巴士底万岁!嘿嘿嘿嘿,呃。我是狮子。狮子啊。呃,现在狮子要喝水
德魏英德夫人府
德魏英德夫人:我有要紧事赶回巴黎,你也是对不对?就是偏偏没有法子离开英国
达达尼昂:恐怕总有个办法
德魏英德夫人:喔,一点儿没办法
达达尼昂:我看总有办法的
德魏英德夫人:哦,有办法。说吧,先生。什么办法
达达尼昂:这个等明天再谈吧。现在嘛
德魏英德夫人:那。现在嘛

旁白:由于他们不同的活动,到了早晨,主仆二人不得不清除一下隔夜的晦气
普朗谢:冷水疗法可真见效啊。哦呦,都潮了。呵呵呵
皇宫
旁白:就在这天早晨,罗斯福德到达了巴黎,随身带着两个别针。白金汉也将十二个别针交给了达达尼昂
白金汉府
白金汉:这盒子,现在对我来说是更宝贵了。请你告诉娘娘,我留着它做纪念
达达尼昂:遵命,大人
白金汉:给你这护照这命令指令盛德号船主将达达尼昂先生护送到他指定的港口
达达尼昂:请您再添一笔,将达达尼昂先生及其所属随从人员
白金汉;我怎么能拒绝您的请求呢
德魏英德夫人府
德魏英德夫人:从今以后你可以相信我了,不会再多心了吧
达达尼昂:我生来就不爱多心
德魏英德夫人:放着。怎么了,你好象在发愁
达达尼昂:真叫人着急,我忘了在卡莱斯安排下马车,哎,又不能把马带上船去
德魏英德夫人:我们改在圣范丽上岸好了,那儿有一家店
达达尼昂:嗯
德魏英德夫人:只要对那一个店主说一声‘佛沃德’,我们就会要什么有什么
达达尼昂:你真帮忙。让我来拿
码头
普朗谢:啊。我东家来了。交给我吧,别累着了。吽,真沉。快!快,把跳板撤了。撤了跳板,快。东家,东家,你抓住它。嗳
达达尼昂:十分抱歉,再见了!呃
普朗谢:来吧。来吧
德魏英德夫人:哎。我的箱子,我的证件。喔,这简直不像话,你们不能把我撂下呀。那箱子,把箱子还给我,我的证件在里边
海上
旁白:这才叫难逃公道啊!达达尼昂从夫人的箱子里找到沿途换马的地点表,还有一份由红衣主教签名的证件。这份证件,本来准备遇到了困难,就可以帮助解决了。一路无话,就到了圣范丽
圣范丽
店主:你们要什么,大人
达达尼昂:要说一句话佛沃德
普朗谢:佛沃德,这是英国话。我看你不懂英国话吧
店主:呃。我就懂这一句,大人呐
普朗谢:好吧。哼,大人呐。你看他叫我大人呐有意思
店主:您不要给钱了,大人。都给过了
达达尼昂:喔
普朗谢:哦吽吽吽。组织可严密呀
店主:您走好,大人。红衣主教万岁
士兵:就是他
士兵二:走不太远,等着领赏
士兵:上马
路途
普朗谢:我可真没想到啊
达达尼昂:哏哏
普朗谢:他们简直是如临大敌
达达尼昂:哏哏
普朗谢:您可真有办法,您呐
达达尼昂:走
普朗谢:嗳,等一等我
士兵:来人了。准备了
士兵二:这不是他们啊,快来啊
达达尼昂:娘娘万岁
普朗谢:先生们早!嗳,等一等我
旁白:去巴黎的路上,平安无事。朋友们又聚在一起了。阿拉米。阿多士。和最近恢复健康的波多斯。他们离开巴黎还有八十里地的时候,全巴黎上层社会的人物都来参加舞会了
皇宫
侍卫:皇上到

侍女:皇上已经驾临舞厅了,娘娘
皇后:好吧。我这就来
康斯旦斯:别灰心,娘娘。勇敢的达达尼昂不会言而无信的

路易十三:说明白些,主教大人
红衣主教:我真盼望娘娘今天晚上能戴上那套钻石别针就好了,对她太合适了
路易十三:她当然会戴来的,因为我跟她说了。可是你这话什么意思
红衣主教:这个嘛。如果娘娘戴的别针少了两个,那我建议陛下问一问娘娘还有两个别针怎么会在这儿
侍卫:娘娘到
路易十三:夫人,你怎么不戴那套钻石别针呢?我不是早跟你说过了,一定要你戴上吗
皇后:我看这身衣服配不上
路易十三:你想错了
皇后:如果您一定要,我就去再戴上
路易十三:好的,夫人。请你尽量快一些,而舞会就要开始了

罗斯福德:好啊,出远门的先生。你又上哪儿去
达达尼昂:去去的地方
罗斯福德:那地方也不急着等你去,我倒想教给你点礼节
达达尼昂:有工夫一定奉陪
罗斯福德:亲爱的先生,你想叫我在你背后来一剑
达达尼昂:早晚你会明白,我要把你怎么样。你既然这么心急
罗斯福德:这个事情还没有了,先生
达达尼昂:尽听尊便

娘娘:你们出去吧。这下我怎么办
康斯旦斯:再耐心等一下,娘娘。我刚听见有人骑着马进宫来了。恐怕来了
娘娘:哦。要来早该来了

罗斯福德:嗯
达达尼昂:我想先生这下了了
军官:奉红衣主教之命,你被捕了。请你把剑交出来,跟我们走
达达尼昂:我不违抗红衣主教的命令,我想你也不敢。这是他的亲笔信,你认识吗
军官:您请,先生。把罗斯福德先生搬走
 

康斯旦斯:娘娘,我请你戴上这个项圈
皇后:可是
康斯旦斯:你跟皇上说别针给偷了,而且你知道谁偷的。你说我偷的,把我抓走,把我该死的叔叔也抓走
皇后:好孩子
康斯旦斯(画外音)成功了没有
达达尼昂:这还用的着怀疑吗

德瓦特:怎么,伯爵先生?这向身子好?我看好不长了。哏

沙诺:娘娘,陛下不耐烦了
皇后:是陛下还是红衣主教?去吧。告诉陛下还有红衣主教说我来了
达达尼昂:还有这个要交还给您,这戒指带给我幸运
皇后:愿它给你更多的幸运
达达尼昂:你在抖
康斯旦斯:哦,这十天我一直在发抖
普朗谢:嗯哏
达达尼昂:又什么事?你就不能叫我安静一会儿
普朗谢:呃哏。大人的朋友叫我来问一下大人,要不要按照火枪手的传统来庆祝一下大人这次的胜利
达达尼昂:呃哏哏哏。当然庆祝。走,亲爱的
住所
波多斯:为了我们的胜利
三人:同甘苦
达达尼昂:对不起。对不起。,共患难
康斯旦斯:你这话当真
达达尼昂:你怎么了
康斯旦斯:怎么了。有一位凯西小姐来这儿好几次了,老是问起你在哪儿。你真的想不起她是谁
达达尼昂:想不起了,真的
康斯旦斯:你给我赌个咒
达达尼昂:红衣主教在上
众人:哈哈哈哈
旁白:当达达尼昂庆祝胜利的时候
皇宫
路易十三:谢谢夫人。再一次的谢谢。嗯,红衣主教大人,这为什么
红衣主教:为的是,陛下。我是怕娘娘不肯收下我的这两个别针,才想出这个办法。也许您觉得奇怪
路易十三:实在奇怪
旁白:更奇怪的是红衣主教完全没想到,流芳百世的却是达达尼昂
(全片完)
如有遗漏或不对之处,欢迎大家帮助指正。谢谢
[杰克尔大夫于2022-01-09 16:11编辑了帖子]

最新喜欢:

勇作勇作
勇作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配音元112682元
  • 威望26796点
  • 贡献值100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2660点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 社区明星
1楼#
发布于:2022-01-04 00:09
感谢 杰克尔大夫 楼主朋友继续分享《三剑客》(下)上译完成台本,录入辛苦了!
这是本人最喜欢的一版《三剑客》。
“翻译要有味,配音要有神。”
frankandtony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
  • 配音元28295元
  • 威望7254点
  • 贡献值0点
  • 交易币0元
  • 好评度20点
  • 最爱沙发
  • 忠实会员
  • 社区居民
2楼#
发布于:2022-01-04 03:49
勇作:感谢 杰克尔大夫 楼主朋友继续分享《三剑客》(下)上译完成台本,录入辛苦了!
这是本人最喜欢的一版《三剑客》。
回到原帖
  好像前几年 怀旧剧场 播过上译版的, 可惜天津这的广电把 怀旧剧场 取消了...
游客

返回顶部